聆听世界双子星

一个从双子星上来的外向孤独症狂热cp粉。(微博同名欢迎来玩)

【相声有新人总决赛的感慨】

以前听老阎说过:我们德云社是没有人设的

那时候还没意识到 今天看完决赛最后一幕

堂堂感谢了师父师爷 感谢了大家

然后他转过头来说 还要感谢我的搭档 真的 最感谢他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堂堂本来已经忍住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滚落下来

我才发现 原来堂良之间的感情比我想象的 还要深一万倍

堂堂眼里的光芒 九良嘴角的笑意

一切都太真实了

先生和小先生一起走过了那么多年的时光

那段艰难而绵长的岁月 被温柔一点点堆砌起来

让人一想到 就开心

因为 清贫也是你 安乐也是你

往后余生都是你

堂良未来可期

我真的 超级超级爱你们啊❤

法火🔒了!官方认证cp粉等候太太们激情写文(不是)

【翔霖】【泗源】夏末咖啡馆 #05


#05 慕尼黑

坐在财阀敞篷的跑车上,贺峻霖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不真实感。

可能这只是一场梦?

他盯着旁边认真开车的严浩翔,有些出神。

我怎么可能认识严浩翔呢。

他大概只是适合我仰望的人,不敢去触碰的虚幻美好的泡影。

突然感觉脸上有柔软的触感,身边的人欢喜的凑近了头,笑出声。

“我终于追到霖霖了!”

喜悦的声音响彻云霄。

贺峻霖笑起来,本想伸过手去打他,但是好像怎么伸长手臂也碰不到严浩翔。

他突然从梦中惊醒。

“霖霖?霖霖?你怎么了?”

严浩翔坐在床边,很担心的看着贺峻霖惨白的脸色,回了句:“要不我先陪你休息一天?脸色怎么这么差?”

贺峻霖看着眼前的严浩翔,使劲的晃着他的手臂,又捏了一把他的脸,直到严浩翔痛的喊出声才放手。

“太好了!真的是你!”

贺峻霖惊喜的喊出声,手臂圈住严浩翔紧紧的抱着他,好像松开手下一秒严浩翔就会消失一样。

严浩翔一脸无辜的回抱住贺峻霖。

第一次抱居然是贺峻霖主动,严浩翔内心有些失望,因为他听兄弟张真源说,主动的那方是攻。

算了,攻受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贺峻霖元气满满的推开了严浩翔,拉开了窗帘,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严浩翔无奈的站起身,有些宠溺的摸了摸贺峻霖的头。

他居然破天荒的没反抗。

严浩翔脸上露出了痴汉的表情,深情的摸着贺峻霖圆滚滚的头。

一代财阀就这样陷入了贺峻霖软软的头毛无法自拔。

发小张真源同志对此事表示扼腕叹息。

吃过午饭,贺峻霖和严浩翔排着队准备坐观光车。

目的地是玛利亚广场。

出于对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筑风格的喜爱,贺峻霖早在十年前喜欢足球的时候就深深被慕尼黑这座城市吸引。

地理课的时候他会翻到地图背面找德国,每次看的时候都很激动的发誓长大之后一定要去慕尼黑。

他努力的在建筑系学习,渐渐在一批优秀的新生中崭露头角,但还是没有拿到年级里唯一交换去德国的机会。

那时候有些懊恼,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拿到交换机会的人脸上的风轻云淡,有点冷淡,又有点怯懦。

大概是记错了吧,那么成功的人怎么可能怯懦呢。

慕尼黑的变幻莫测的天气却没再给贺峻霖回忆的机会,大陆性的气候说变就变,刚刚晴空万里瞬间暴雨倾盆。

严浩翔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贺峻霖身上,紧紧的拉住他,冲进路边一家小店。

贺峻霖觉得脸上有点发烧,下意识的拉紧了外套。

“为什么又是咖啡店!”

严浩翔有点抓狂,为了和霖霖熟悉,天知道他当初去夏日咖啡馆喝过多少杯咖啡,搞得他现在内心对咖啡有些排斥。

两个人迟疑不定的时候,店员看了看他们,有点小声的用中文招呼着:

“欢迎光临……soccer。”

贺峻霖急的赶快脱掉了外套,冲到慌张的店员面前。

“陈泗旭?!”




第五章终于更新啦!大家应该已经忘记这篇文了吧!(滚!)

闭关一个月完全没有动笔,开学考试应该可以考一个还过得去的成绩吧(挥手)

哦对了下一章有惊喜,不过更新时间待定吧……(弱)

了解慕尼黑之后我好像有点爱上这座城市了ヽ(〃∀〃)ノ

祝大家食用愉快(。・ω・。)ノ♡

【其逸其】深夜乱磕

元气少年抱起睡美人跑出了城堡。

-你救了我?

-是啊,不用谢我,我是元气少年!

“但是……”

睡美人有些害羞的闭起了眼睛。

“妈妈告诉我,我必须得嫁给第一个救出我的人。”

“what!”

元气少年瞪大了双眼。

“我不管!我们家世世代代清清白白……”

“好,我娶。”

end.

晚安咯🌙

直到现在,最想吃的还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

【其逸其】至此 我不再独自前行(二次更新完成)

我猜
是不是有些心事
会盛开的很痛快和精彩

#01
后天就是月末考核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准备好。

黄其淋揉了揉仍然发酸的脚踝,抱着留给他的便当盒,踉踉跄跄地跳着到了舞蹈室门口。

房间里的灯光早已暗了下去,可黑夜里那人的身影宛若星辰闪耀,只一个轻轻歪头的动作,就能准确无误重重的击中黄其淋的心,让他一阵心慌。

“来了?”

黄其淋还沉浸在敖子逸幽深而撩人的背影里,敖子逸却好像早知道一样,歪着头看着黄其淋,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眼睛里璀璨的星光很耀眼。

黄其淋被这炽热的目光盯得有点呆愣,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换上微笑咬着牙迎了过去。

腿还是有点疼,脚更是雪上加霜。

敖子逸无视了他硬撑的微笑,皱了皱眉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脚。

“还疼?刚才没上药?”

黄其淋瞪大眼睛,摇了摇头。

“跟我回去上药。”

敖子逸不由分说的拽着黄其淋出了舞蹈室。

黄其淋努力眨巴着双眼,疑惑起敖子逸跟别人总那么活泼,可一到自己面前怎么就总是那么……

严肃呢。

正想着,敖子逸挑衅般笑起来。

“黄其淋,你再走这么慢,我就抱你回去算了。”

“谁!谁说我走的慢!”

“那么我松手了。”

敖子逸看着黄其淋干净洁白的脸庞,突然凑近,黄其淋吓得呼吸不顺,几乎快背过气的瞬间,敖子逸伸手夺过他手中的保温盒。

“谢啦!”

盒盖旋开,烤鸭香气四溢。

敖子逸往嘴里送了片包好的烤鸭,吮了吮手指,一点汁水也没留下。

黄其淋盯着敖子逸的脸,突然被他喉结的移动吸引,火烧云一般的脸快点燃夜空。

脚下的步子不自觉加快。

不知不觉就到了门口。


七夕到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很开心的出去玩耍
(反正我这种单身狗只能舔屏磕糖-(¬∀¬)σ)

夏末咖啡馆暂停一段时间吧 要备考 有点忙 很抱歉

不会很久的,休息的时候会认真考虑剧情的

这篇文争取快更完

每章都更新在同一篇里

也就是说这篇文会持续更在这个版面里

不多开新页面了

谢谢喜欢

七夕快乐哟(。・ω・。)ノ♡

【来自你里双子霹雳星的啾咪x1乀(ˉεˉ乀)】



08.10二次更新部分

#02

悄悄的拧开房门,两个人看到贺峻霖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鼻息打在被子上慵懒的宣布着主人的疲劳。

黄其淋努力把脚步放轻,害怕睡眠浅的贺峻霖被他吵醒。

后天就要月考了,孩子们训练的强度太高,小家伙们累的不行,早早就进入了梦乡。

敖子逸扶黄其淋坐在床边,自己转过头,从衣柜里翻出了一个很大的药箱。

黄其淋目瞪口呆的看着药箱,心里暗自笑起来,眼前的少年无论什么东西都和有些瘦弱的外表不符,总是大大的。就比如少年有一只行李箱,可以很轻松的钻进去,并且还有剩余的空间。

少年少有温柔到滴水的语气参杂着手掌心隐隐传来的温热,让黄其淋有点口干舌燥,脸上的红晕半天不消散。

夜幕下敖子逸一只手轻轻握着黄其淋的脚踝,另一只手蘸了一点药膏。

细长白嫩的手指、红色的药膏,合在一起有几分说不出的妖艳。

可偏偏那人的眼睛又那么明亮,这种反差让黄其淋呼吸不匀,他只能闭紧双眼,努力平复心情。

他绝对不能承认他喜欢上了敖子逸。

他怕,他怕敖子逸知道之后会把自己当成异类,到时候连朋友也做不成。

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可在之前的直播里他还是有些习惯性的替坐在身边的敖子逸包了一片烤鸭,刚一放下,身边的人立刻伸长了手臂,很顺手的拿过去细细的嚼了起来。

黄其淋事后有些后悔,晚上回房间的时候打开回放很仔细的看了起来。

果然有很多人注意到了,看着满屏暧昧的粉红色弹幕,黄其淋有些懊恼的抓了抓头发,暗自发誓以后绝对要小心。

敖子逸手劲好像突然加重了起来,疼的黄其淋皱起眉头低声哼起来。

“以后自己小心点,总是受伤可怎么办。”

敖子逸说完,合上药箱,从衣柜里抱出一床被子铺在地上,准备关灯躺下。

“欸,你怎么不睡床上?”

敖子逸看着黄其淋疑惑的神情,笑了笑。

“怕你不舒服,快睡吧,明天还要训练呢。”

黄其淋翻来覆去没入睡,有些失眠。

他想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俯下身,悄悄靠近敖子逸。

夜色笼罩下,一个少年浅浅的吻落在另一个少年好看的脸庞上。

点点星辰,夜色静好。

70长高了好多颜即正义(ฅ>ω<*ฅ)今天月考有点紧张+变声期,还有70选的《空城》这首歌,难度太大,不太适合变声期间唱,但是音色和台风真的很棒,加油!黄其淋你最棒了!↖(^ω^)↗

夏末咖啡馆 关于#05的预告先行篇(慎入(◍′˘‵◍))

哈啰大家好ヽ(•̀ω•́ )ゝ这里是双子星✧*。٩(ˊωˋ*)و✧*。

本来想今天勤劳一点去更文的,但是由于接下来的剧情实在太复杂(滚 (̿▀̿ ̿Ĺ̯̿̿▀̿ ̿)̄)于是决定再整改一下

剧透一点接下来的剧情展开

领霖和财阀来到了慕尼黑,看球赛的同时各种吃美食……然后猝不及防的遇到了财阀的未婚妻(?)

小铃铛迟钝已久的嫉妒心上线+开挂一般的撒娇软萌上线(或许吧但我站的可是翔霖翔┑( ̄Д  ̄)┍)

更加好玩的智斗未婚妻剧情即将展开

真源49即将上线!!!!!!!!(我可是团妈!)

好了就这样吧再见!

(内个,要是作业完成的快就去剪个视频 ✧(≖ ◡ ≖✿))

拜拜喽大家晚安!

【翔霖翔】【航鑫】【其逸】夏末咖啡馆#04


“我没有我没有!我就是……”

“什么?”

“觉得……你挺好看的。”

旁边的老板夫夫:what???

小铃铛面对这十分真诚的赞扬,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两者之间没什么必然联系。

于是他赶快把衣服往上拽了拽,头毛不自觉的甩了甩。

财阀可能是完全失去了理智,此时已经很狗腿的凑上去

帮小铃铛端咖啡趁机摸一下小手手了。

小铃铛疑惑的皱起眉,心里七上八下起来,为什么严财阀跟我想象中的霸道总裁都不一样呢?

太……热情阳光了吧?

这难道不应该是总裁文里玛丽苏的属性吗?

不过贺峻霖承认他的确觉得这样的严财阀很有趣。

可能是十杯咖啡内容实在太丰富,让严浩翔有些承受不来,财阀抱着破釜沉舟·不能输在喜欢的人面前的态度喝掉了八杯咖啡之后,心满意足的打了个清脆的饱嗝。

丁程鑫内心的小狐狸上线,一脸灿烂的上前跟财阀说他打扰了别的客人喝咖啡,要求赔偿。

“赔……赔偿?”

财阀惊恐的眼神可能是萌到了小铃铛,他咳嗽起来,挥一挥手装作没关系的样子大度的说:“只要办张卡就好了。”

黄宇航竖了个大拇指,很欣慰的拍了拍小铃铛的肩膀,眼疾手快地到后面拿了张橙色的卡片。

其实财阀的内心也是很想经常来的,毕竟这样就可以见到他心爱的小铃铛了,于是二话不说再次抽出了金卡。

走出店门的一瞬间,财阀想到自己似乎还剩了一杯咖啡,于是很得意的对着追在他身后送咖啡的小铃铛微笑起来:“咖啡送你了,下次我来的时候你再做给我喝。”

“好啊,拜拜!”

小铃铛话刚一出口就有点后悔,拍了拍头,心想今天自己怎么这么着急呢。

好久不这么兴奋的和别人告别了。

严浩翔,我可能有点期待你下次来了诶。



财阀果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自从得到了夏末咖啡馆的金卡之后,隔三差五就往这跑,几乎快成为小铃铛每天见面次数最多的人。

严浩翔宛若员工打卡一般进出咖啡馆的频率终于引起了敖子逸的关注,有一天他在做蛋糕的时候实在憋不住了,就问了黄其淋关于这件事的看法。

黄其淋勾起唇角,很羞涩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讨厌啦这你都看不出来?”

“看出来什么?”

敖子逸同学很疑惑的睁大了眼睛。

“就那个什么严浩翔对我们小铃铛有意思呗!”

“哦——原来如此!”

黄其淋很痛心的白了敖子逸一眼,这个180的男生学习好体育好街舞好,偏偏就是情商低,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的内心啊!

欸,真麻烦。

黄·心理医生·高情商·其淋觉得这件事很棘手。

他心不在焉的用勺子搅拌起咖啡浮面上的奶油,黑白两色混在一起,乾坤大乱。

像极了此刻黄其淋面对敖子逸的内心,想做哥们又不止想做哥们。

倒是敖子逸每天像没事人一样,做着蛋糕,开着玩笑,心无旁骛。

黄其淋不得不承认,他好像又被这一双英气的剑眉星目吸进去了。

他低头偷偷摸摸的换了张敖子逸的屏保,甜甜的笑了起
来。

暗恋好像也很开心嘛。





但这边画风完全不同的足球组刷新了老板夫夫的三观,认识了两个月之后,两个人熟的简直快成生死之交,不是今天你去我家看足球就是明天一起约约约踢足球,据说后天还要飞慕尼黑看球。

当小铃铛跑来请旅游假的时候,丁程鑫发现原来飞慕尼黑不是据说。

“到那边之后照顾好自己,不要什么都做啊,注意安全!看看球就好了听到没!”

“知道了,老板你放心吧!”

小铃铛拉起行李箱出门那一刻,丁程鑫深深感到什么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霖霖,上车出发辣!”





今天我终于更新辣!开心!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滚)
其实人物设定设定是阳光温暖攻x腹黑明媚(?)受
不不不领霖可以反攻的!
毕竟我站的是翔霖翔嘛!

话说里约奥运会要开幕了我实在忍受不了就跑去看了我们08年北京奥运会,泪目啊真的好棒!
打滚卖萌给奥运健儿加油!
(奥运会期间更新速率会波浪式减慢所以大家养肥了慢慢看吧)
拜拜!有缘再见!(・ิϖ・ิ)っ

嗯……文等等在更,大家先抖个腿好了(*°ω°*)ノ"